「你很羅嗦。」上官霆驀地握緊雙拳,不悅地皺眉,「我只在意如何能夠將孟家一網打盡!而孟慕思就是我唯一可以利用的籌碼,如今這個籌碼即將失去,你說我會不會擔心?」

這話說的冠冕堂皇,甚至一瞬間也把他自己給騙了。

然後他就理所當然地認定――他會心慌胸悶,焦躁無措,都是因為這個理由。

「最好是這樣。」林風眠依然不相信地斜眼看他。

上官霆卻不耐煩地揮手趕人:「不這樣還能怎樣?你先下去休息吧,我得好好思考接下來的策略。」

「上官霆,你又過河拆橋。」每次利用完他,這個奸詐陰險的王爺就急不可耐將他打發掉。

「我只是提醒你,我交代你辦的事只剩下一天期限了。你動作再不快點,我想王府也該換個管家了。沒用的人,就請從王府里滾蛋!」既然說他陰險,他就奸詐一次。

打蛇打七寸,因為七寸是蛇的弱點。

林風眠的弱點,就是需要王府做他的庇護所。

果然,林風眠臉色變了在變,瞬間又恢復低聲下氣:「真卑鄙,每次都用這招,你不膩可我耳朵快要磨出繭子了。」

雖然在抱怨,可林風眠還是乖乖去查明情況了。

書房裏只剩下上官霆,頓時變得安靜下來。

有時候太過寂靜,反而人心難安。

孟慕思和賀蘭煊到底是什麼關係?

越是想不明白,得不出結果,心越是慌亂。

一個下午的時間,上官霆就快要把自己逼瘋了。

「砰!」最終,上官霆將奏摺丟在桌上。

庚嵐皇朝還被孟千真牢牢掌握在手中,如果他現在就失去孟慕思這個籌碼,不但多年來的精心部署全部作廢,甚至還會輸掉上官家的江山!

上官霆為自己找了個冠冕堂皇的理由,離開書房,直奔孟慕思住處――落雪庭。

此時夜已經很深,但是房間里依舊燈火通明,看起來孟慕思應該還沒有睡。

庭院裏往日成群的丫鬟們也都不見了蹤影,只有一兩個小廝在門口守夜。 北野田的心中諸多悔過,一閃而過。

但是再怎麼後悔,現在也晚了。

剛才的那些強者,通通四散分開。

生怕被秦風波及到半分。

而此刻。

此刻的秦風,面色依舊冷靜非常,手持一把古樸的軒轅劍,站在眾人的對面。

「你——難道你就是天策戰神?」

雖然心中已經早就有了答案,但難免還要再確認一邊。

秦風點了點頭,神色淡然無比。

「沒錯!」

眾人在得到肯定的回答之後,神色更是精彩萬分。

「這……天策大人,對不起,我們不是有意冒犯的!」

「抱歉,我這就離開!」

「居然真的是天策大人,是我有眼不識泰山!」

「慢著——」秦風的神色冷淡,忽然開口打斷了對方的話。

剛準備離開的幾個人,頓時也愣在了原地。

秦風的嘴角帶著一絲絲的笑意,看著眼前的人。

「我說你們可以離開了嗎?」

「自斷一隻手臂,給葉輕眉磕頭道歉,並且保證自己今生今世,都不會冒犯龍門分毫。」

「你們應該知道,就算我離開了米國,想要知道這裡的消息,想要再來一趟,依舊輕而易舉。」

所有人的臉色都是一僵。

秦風說的沒錯。

像是他這種實力,這種身份,財力,地位聚集一體的人,想要來到米國一趟,輕而易舉。

如果他們敢對龍門做些什麼。

恐怕後腳,天策戰神就回到場,將他們殺得片甲不留……

如此一來。

如此一來,幾個人同時轉過頭看向葉輕眉,打了個哆嗦。

這是葉輕眉……

一個之前被他們看不起的女武者。

他們本來以為,龍門交到這樣的一個女人手裡,未來註定是落魄的。

但誰能想到。

誰能想到一眨眼,葉輕眉找到了一個如此強大的靠山?

這樣強大的靠山,他們甚至根本不是對手。

如此一來,根本就冒犯不起龍門!

幾個人沒有絲毫猶豫,立刻對著葉輕眉跪下了。

「葉小姐,對不起!之前是我們冒犯,我們發誓,從今天開始,我們絕對不會逾越龍門分毫!」

「是啊葉小姐,從今天開始,龍門的事就是我的事!」

「我發誓,我們勢力即日起和龍門永久交好!」

「是啊是啊!」

一時間,場地里充滿了討好葉輕眉的聲音。

葉輕眉一句話都沒有說,神色莫名非常。

因為此刻的葉輕眉,也陷入了深深的震驚當中。

雖然有所猜疑。

但是當秦風真正承認的那一刻,葉輕眉還是震驚的無以復加。

甚至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號。

秦風,居然真的就是天策戰神……

那個她敬仰萬分的天策戰神。

這些天就和他們同吃同住,甚至悉心指導葉鷹揚的修為。

這個結果,怎麼可能不讓葉輕眉心驚。

葉輕眉的嘴唇動了動,最後一句話都沒有說出來。

秦風看向她,嘴角挑起一絲傲然的微笑。

似乎在對葉輕眉說——

你看,有我在,沒人能動得了你。

葉輕眉捂住嘴唇,眼裡隱約泛起熱淚。

今天的葉輕眉經歷了太多。

從生死關頭走過。

而且是和秦風一起。

被秦風保護著,安然無恙地從鬼門關前度過。

最重要的是,因為有了秦風,現在這些本來一定會針對龍門的人……

都對龍門俯首稱臣。

承諾不敢冒犯分毫。

這些,都是秦風給她帶來的。

莎黛 葉輕眉一時之間,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但緊接著,秦風替葉輕眉開口了。

秦風懶洋洋道:「我這個人呢,記性不太好,今天這麼多人,我只記住了你們幾個。」

「這樣,但凡葉輕眉和龍門出了任何問題,別人我也不找,專門找你們。」

「明白嗎?」

幾個人本來就跪在地上,聽見秦風的一句話,身體更是一僵。

秦風的話說的很明白。

龍門遭遇了任何不好的事情,都要算在他們幾個人的頭上。

所以說,從今天開始,他們必須要為龍門保駕護航。

龍門出現任何事情,被追究的,都是他們幾個人。

如果是別人這樣威脅,他們或許會覺得可笑。

但此時此刻,站在眾人面前的,可是實打實的天策戰神。

天策戰神的威脅,可不是輕飄飄兩句話那麼簡單。

所有人都相信,天策戰神,絕對說到做到!

天策戰神決心要護的人,沒人動得了,沒人敢動。

「明白,明白,天策戰神!」

「我們當然明白!」

「我們一定會保護好葉小姐的!」

「對對對,從今天開始,誰敢動龍門的人,誰就是我們的敵人!」

「沒錯,誰要是敢動龍門,那就是我們的敵人!」

保證的聲音不絕於耳。

秦風這才勉強點了點頭。

「好吧,看在這個份上,你們的胳膊可以留下來,不然可不太方便保護葉輕眉。」

葉輕眉動了動嘴唇,正要說些什麼。

然而就在此時,異變突生!

一道人影突然暴露而起,沖向了葉輕眉的身後,下一秒,葉輕眉猝不及防,整個人被人拎著脖頸,猛然提起!

北野田臉上的笑容已經猖狂到瘋癲:「秦風啊秦風,天策戰神……哈哈哈哈或!」

「天策戰神又能如何,不也要功虧一簣?」

「骯髒的大夏人也配被我守護?反正今天我必死無疑,既然如此,帶走一個,也不虧!」

「你他媽把我姐放下來!」葉鷹揚見狀,當時就朝著北野田的方向沖了過去,想要將自己的姐姐救下來!

然而這一切,根本於事無補!

葉鷹揚剛衝到北野田的面前,北野田一腳飛起,瞬間就將葉鷹揚給踹飛十餘米不止!

葉鷹揚捂著肚子吐出一口鮮血,雙眼已然漲的猩紅!

他要保護姐姐!

他不能再讓姐姐受到任何的傷害!

「媽的,一個小倭寇,你也敢!你也敢碰我姐姐!我殺了你,我這就殺了你——!」

而此刻,和葉鷹揚幾乎是瘋狂的憤怒不同的是。

葉輕眉眨了眨眼睛,神色當中帶著幾分迷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