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

劉晨此時也看到了我,隔着長長的馬路向我招手,聲音之大讓周圍的人都紛紛看向那裏。我扇扇的笑着,天空中的大太陽還好,卻是路兩邊的積雪反光讓我眼睛都有點難受。

我用手揉了揉眼睛,隨手快步都到王瑞面前,行李箱扔後備箱,自己則上了後座。

「和我先去個地方!」

「兄弟…你!!」

我沒看劉晨,只是閉着眼睛告訴王瑞。這時候劉晨也反應過來問題,以前我對他還是很恭敬的,至少要恭恭敬敬叫聲劉哥。

「劉哥,我要說的事怕是你現在不信,不過這趟下來你會相信的。」

「好!」

他長呼一口氣,也大概知道我此刻不會再說什麼,於是果斷的從後座的黑包里拿出兩把M9。

我順眼看了過去,兩把暫新的手槍,漆黑的槍身在車燈照射下也沒有一絲光亮,明顯是做了亞光處理的。這時候自己也當仁不讓的將槍接過手中。

槍械精通!

入手的瞬間腦海里傳出一聲提示,只是一次拿過王瑞槍的我瞬間覺得這兩把陌生的槍猶如自己的手臂般血肉相連,不顧劉晨絮絮叨的說小心點這是真傢伙的說辭,我直接拆掉了其中一把的所有零件,隨後伸手向劉晨索要子彈。

「你…現在覺得我還需要先試試么?」

我冷笑一聲,M9全稱M1911A1,由1978製造,在上世紀海灣戰爭中大發異彩,隨後裝備全美。經過半個多世紀的改造更新,2003年,正式更名M9A1。容納15發9毫米子彈並可以加入戰術燈、激光及其他配件,被譽為「世界第一手槍」。名聲遠勝於沙漠之鷹。

劉晨看着車座上凌亂的手槍配件,也是震驚的倒吸一口涼氣,隨後敏捷的從腰間拿出另一把上膛的手槍,漆黑的槍口穩穩的頂在我胸口。壓低着聲音怒吼出來

「兄弟,哪條路上的!」

豆大汗珠凝結在面前人的臉上,從他刷白的臉和不規律起伏身體上,我能清晰感受到他是被嚇壞了,雖然在極度克制着,但恐懼仍然佔據了他的內心,如同我昨晚在列車上。只不過現在我倆是面對面,而我昨晚是劣勢,現在正好相反。

內心竟頭一次感覺到控制別人的快感,有種像是吸了大麻般的興奮,雖然我沒有嘗試過。

將索要子彈的手縮了回來,槍依然頂在我胸口,可是我確料定對面的人不敢開槍。眼睛也不在看他,熟練的又將M9的零件給拼了回去。

「你知道…人心臟一旁有個不死的穴位么,就在你槍口右側。」

我把玩著漆黑的M9,這槍全身21.7厘米,比我的手掌要大一些,但是握持感出奇的舒服,磨砂皮的表面讓槍沒有一絲硌手的感覺。

「我再問你一遍!」

劉晨的聲音已經顫抖了,而他緊扣槍的手也跟着顫抖了起來。

「呵」

我嘆口氣,接着說道。

「放下槍吧,你知道我不怕這東西,即便你開槍,我也能在中彈的5秒內拆掉你手裏的槍並且殺了你!」

外面天已經放晴了,方才出車站的時候陽光確實還挺刺眼的。只不過劉晨身份敏感,所以車裏一直都除了反光貼還有一層紗窗。此時車裏的光線只靠後車吸頂燈的照射,算不得昏黃,卻也差不了多少。

王瑞將車停在一處拐角,這裏沒什麼人。他雙手緊握著方向盤,腳在不停的抖著。卻是腦袋也不敢回望一下。

劉晨也不再說話了,緩慢的調整著呼吸,好讓自己能儘快在衝突開始又反應的機會。

時間就這麼晃晃悠悠的走着,車裏安靜的猶如一根針掉地都能變成炸雷般的聲響。

約莫過了3分多鐘,我終於動了,從口袋裏掏出根煙,放嘴裏,點火,吸了口。然後將煙遞給了劉晨,這是他最喜歡的軟珍小熊貓,價格不算貴,大概25元左右。抽起來有點干,所以平時基本不會選這個。現在有,不過是在車站臨出來時候專門買的。

「最近邊境上應該不太平吧,尤其是軍火。」

他有點迷惘的抽了口煙,聽到我說起最近的事情有點意外,只是又猛的吸了兩口小熊貓。

「是,有那麼點。」

「我還是你弟弟的同學,只不過…絲….怎麼說呢….」想到這裏,卻是不太好解釋自己的問題,撓著頭想着該怎麼解釋。

「算了」我說「你就當我現在是超能力吧,一會帶你去個地方就能明白了。只不過先把子彈給我,讓我看看是不是空包彈。」

「你TMD…絲….真是嚇老子一跳!」

握緊的槍鬆開了,隨後王瑞也如釋重負的長須一口氣,扯著破鑼嗓子罵道

「咱們還特麻有什麼能說不能說的,草泥小子去了趟大帝都回來就牛比了哈,看不起咱鄉下人?」

記憶里王瑞沒有參加他哥的毒品交易,這兩兄弟是兩種不一樣的人群,哥哥兇狠奸詐,弟弟則憨厚老實經常受欺負。雖然是表親,但聚少離多,劉晨幾乎從不過問弟弟的事情,即便是在學校被欺負了,也依然是任由自生自滅的狀態。可能也是由於王瑞他媽是老師的緣故,一直不喜歡這個表兄弟,甚至連親戚也很少走動。

看到王瑞竟流利的說出滿嘴髒話,我詫異的看向他哥,希望能從表情上發現點端倪。

很明顯他哥也看到我在看他,並知道什麼事。結果就是張著嘴抽煙,表情上難得的壞笑着。

直到煙變成煙屁股,才開了車窗扔出去。

「呵,嚇壞了吧」他說,言語中輕描著。

「你剛和他打完電話,這傢伙就嚇壞了,說你在監視他,要在見面的時候給你點顏色看看。結果是你先把我倆給嚇了一跳。」

子彈和槍支分開裝,他背過身去拿後備箱的盒子,掏了半天才拿出來,打開了油紙布包的鐵盒子。

「我當時他要揍你,結果還是慫的一筆,也就敢和你罵罵咧咧的。」

我明白,劉晨在說王瑞沒有參與他的生意,心道還好,不過又是一陣惋惜,心裏想着要是參與了見過血,以後的日子怕是能好過一些。只不過這些話也就是心裏說說,要是張嘴說出來,怕是現在就必須解釋清楚了。

「M9能裝15發,你要多少個?」

他說。

鋥亮的子彈整整齊齊的碼在裏面,黃銅色的彈身上沒有一絲凹痕,這是沒有二次使用過的。

「謝了,哥。」

我撓撓頭,大概是個壞習慣,沒有想到辦法或者不好意思的時候多半就是撓頭。

「10發就夠了,你再拿出兩發裝到另一把裏面,留着。」

「好」

他不再問什麼事,我也沉默着裝著子彈。

其實到底去哪,自己也不清楚,只不過冥冥之中有個熟悉的地方,王瑞的車再次發動,在密支那不算擁擠的路上以60邁的速度狂奔,我也只是偶爾讓他左拐,或者右拐的。

關於具體位置,彷佛車上人都不在意。

撕拉…..

急促的停車聲響起,車皮蹭着地面滑出不遠的距離。這讓我和劉晨都嚇了一跳,劉晨更是重重的撞在駕駛位的座椅上,隨後狠狠的給王瑞腦袋上敲了一下。

「要嚇死老子啊!你個癟犢子」

日后你诉 而王瑞卻沒有回頭,緊接着降下了車窗。

一名全副武裝的軍人看了過來,他僅僅只是單手行了個軍禮,隨後沒有語氣的說道。

「軍事管制,麻煩繞道吧!」

我看了眼那人,擺擺手讓他到我後排。

「行個方便吧」

如果現在有面鏡子,我大概能知道現在的眼神猶如夢境裏中年男人的目光,沒有膽怯或者憤怒,猶如看一隻毫無相關的螞蟻在四處遊盪。將肩膀口袋裏的硬幣拿了出來扔到了軍人的手中。

「大白天的你們也辛苦,我也辛苦,大家退一步,你放個行。我少繞路。」

這時候硬幣也掉落軍人手中,他拿着看了一眼。隨後站正位行了個軍禮,又將硬幣恭恭敬敬的雙手遞了過來。

車窗上升的幾秒,我聽到那人大聲的說了句

「放行!」

。 毫無疑問,這才是山野直池一直隱藏著的真正的秘密武器!

當戴上這個淡綠色裝甲拳套后,山野直池的自信心瞬間爆棚到了極點。

他看著燕北,眼中的殺意如同實質化了一般,可見在他的內心,此時到底是多麼的恨燕北。

這可是他的王牌啊!

可是現在,卻被燕北硬生生逼了出來。

「燕北,你給我去死!」

在眾人的視線中,他的速度簡直快到了極致。

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他就直接跨越二十米的距離,衝到了還未行動的燕北身前,一拳轟出!

轟!

強大的能量直接轟在燕北的身上,將他的身體全都包裹在了能量爆炸中。

甚至眾人即使再怎麼努力去看,也看不到其中燕北的身影了。

這一切發生的實在是太快看,快到眾人都沒有反應過來。

當山野直池強大的能量轟中了燕北的身體,發出了巨大的轟鳴聲后,眾人才覺察到,山野直池竟然僅僅用了一眨眼的功夫,就打中了毫無防備的燕北!

看到燕北原來所站的地方,此時卻被無窮無盡的能量包裹著,有巨大的轟鳴聲從其中響起,彷彿這是從天而降的雷雨雲層一般,讓人看得心中駭然。

一個念頭在眾人的心頭升起:燕北,恐怕活不了了吧?

在毫無防備的狀態下,被如此恐怖的能量轟中,沒有人能活下去吧?

姚佳彤她們都有些擔心,焦急的看著能量團。

但是祝梅珍的眼中卻沒有任何擔憂之色,如果燕北就這麼輕易地死了,那也不是一個年輕至尊該有的實力。

她早就認定了,燕北是絕對能夠被稱為年輕至尊的存在,這樣的存在豈會輕易被人打死?

因此她認為,那綠階裝甲雖然強悍,但卻並不能打死燕北。

就在眾人都焦急的等待結果的時候,山野直池卻身形後撤,冷笑道,「燕北,我知道你現在還活著,不過你的氣息已經十分微弱了,可見即使是強大如你的強者,也無法抵擋我這件綠階裝甲拳套的全力一擊啊!哈哈哈,那位大人送給我的東西果然非常厲害,燕北,永別了!」

他大笑著,似乎已經認定,燕北死在了那團無比狂暴的能量團中。

畢竟那可是那位大人送給他的東西啊,在山野直池的猜測中,那位大人絕對不是屬於這個時代的人,他送給的東西,絕對有非常強悍的威力。

而現在的事實也證明了,這套綠階拳套裝甲確實非常厲害。

黑衣社眾人都無比的興奮,甚至不少人都高興的跳起舞了。

燕北可謂是他們在華亞的最大敵人,如今燕北已經被除去,將再無人能夠擋住黑衣社的腳步!

孫小香擔心的說道,「佳彤姐,燕北他該不會……」

「不會的,燕北不會輸的……」

姚佳彤似乎是在回答她,又像是在給她自己加油打氣,堅定信念。

米淑君哼道,「本姑娘還沒有報仇,燕北絕對不能死!」

她看向了山野直池,冷聲道,「你是東瀛黑衣社的副社長山野直池對吧?我警告你,如果燕北死了,你們黑衣社都得給他陪葬!我還沒有報仇雪恨,誰允許你殺他了?」

孫小香瞬間愣住了。

米淑君這是咋回事?

為什麼她敢這麼對山野直池說話?

她難道不知道,人家山野直池是東瀛人,根本就不可能在乎華亞境內各大勢力的面子嗎?

果不其然,山野直池聽到米淑君威脅的話,瞬間笑了起來,「沒想到你雖然人長得漂亮,腦子卻不怎麼好使啊,來來來,讓我看看你的智商到底有多高……」

說話的時候,山野直池伸手就朝著米淑君抓了過來。

米淑君瞬間冷聲道,「放肆!我是豪門米家的人,你敢動我一根指頭試試?」

山野直池伸出去的手,瞬間停在了半空中,「上京第一豪門米家?」

「哼,算你有點見識!」

米淑君冷哼道,根本不把山野直池放在眼中,「我爹是米家當今家主,你們難道還敢亂來嗎?」

然而,山野直池在聽到米淑君說的話后,掃視了一眼姚佳彤幾人,內心在飛速算計著。

米家是上京第一豪門,勢力強大,確實不好對付,如果沒有必要不能招惹。

不過,姚佳彤等人的實力低微,不足為慮,此時若是直接暴起,肯定能夠生擒米淑君。

抓了她,便可以藉此要挾米家,或許可以坑一把米家的強者,然後依靠多次布局,將整個米家變成自己的傀儡家族!

將上京第一豪門家族米家變成自己的私人勢力!

這個念頭一旦升起,便不斷地滋長,瞬間佔據了山野直池的整個大腦。

他此時再看向米淑君,便不再是看一個人了,而是在看一座驚世寶藏!

祝梅珍看到山野直池面部表情的變化,瞬間明白了山野直池的想法,暗道要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