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零從旁邊的紙盒裏抽了一張紙巾,擦了擦小嘴,然後看着他說:「吃飽了。」

「……」

夜晚悄然無聲,微風拂過也沒有留下一聲作響。

一輪皎潔的明月垂掛在空中,給黑夜帶來了一絲光亮。

周零望着窗外黑漆漆的落地窗,心裏也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直到時運走了過來,居高臨下的看了她一眼。

他好奇的問:「在看什麼?」

周零睫毛輕斂,恍惚道:「沒什麼。」

時運手上拿着一個枕頭,這讓周零一下就注意到了。

下一秒,時運對她說:「床我已經收拾好了,一會兒你睡卧室。」

周零:「……」

讓她這個不請之客睡卧室多少有點不厚道的意思,感覺自己鳩佔鵲巢。

她眨眼,伸手把他手裏的枕頭拿了過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還是我睡沙發吧。」

這沙發本來就不大,若是時運那樣的身高往這裏一躺,兩條長腿都沒有地方擱置,這對他來說根本不友好。

時運:「……」

他有些頭疼的捏了捏眉心,隨後把手伸到周零的面前,淡淡的道:「拿來。」

周零把枕頭抱在懷裏,疑惑的看了他一眼,「幹什麼?」

「枕頭,還給我。」

「……」

她沒給,不過最後還是讓時運給搶了去。

他輕描淡寫的看了她一眼,提醒著:「卧室的衣櫃里有我的衣服,你一會兒洗澡的時候挑着穿。」

說着,他還輕咳了一聲:「你要是不介意的話,我那裏還有新的打底褲。」

周零猛地抬頭看了他一眼,老臉一下就紅了。

時運眼神有些躲閃,卻仍然大言不慚的說:「你總不能……不換吧?」

周零順手抄起背上的小抱枕,摔在他身上。

她惱羞成怒道:「你可閉嘴吧。」

「……」

時運看了她一眼,而後從容地將地上的抱枕撿起,放回到沙發上,放眼看向陽台的落地窗,天色已經不早了。

他說:「你不會真想一晚上都坐在這吧?」

周零沒有說話,只覺得被他剛才的話氣得不輕。

時運用枕頭輕輕地碰了下她的小腿,聲音軟了下來:「聽話,趕緊進去洗洗睡。」

。 「你.媽咪的任務,不就是好好愛我?」

低沉又充滿磁性的聲音,從慕斯爵嘴裡冒出,男人英俊的臉龐,依舊帶著溫柔的笑容,滿是寵溺地看著宋九月。

「羞羞羞,爹地,這麼多人在,你居然還要撒狗糧。」

宋可人滿是嫌棄地看著慕斯爵。

對於爹地和媽咪動不動就撒狗糧的事情,宋可人已經從最開始的生氣震驚,到現在見怪不怪,欣然接受,並且有時候還吃得挺飽。

原本緊張的氣氛,因為宋可人這句話,大家的臉上,也明顯露出了放鬆的笑容。

宋九月臉上不露聲色,不過眼睛,卻直勾勾地看向門口的陸深。

她真的有點搞不懂,陸深今天來,到底是為什麼。

他明知道葉老頭也在這邊,難道,對葉老頭,就一點都沒有愧疚之心?

四目相對,陸深也正大光明的看著宋九月,眼神清澈而又炙熱。

他很早就想這麼看著她。

不用遮遮掩掩,不用擔心自己的情緒暴露,就像一個正常男人,看著自己心愛的女人。

這是陸深早就想做的事情,現在就這麼做出來,還真是爽。

众人邪笑 就在這個時候,宋九月的眼前,突然多了一個後腦勺。

只見慕斯爵從容地站在她面前,擋在兩人中間,阻斷了讓他不爽的對視。

餐桌下面,他的右手還不痛不癢地偷偷掐了一下宋九月的腰。

這個該死的女人,當著他的面,居然還敢給別的男人情深深雨蒙蒙的對視,當他死了么?

「我忽然想起來,我有點事情,要跟陸影帝商議,你們先吃,不用等我。」

慕斯爵說完這話,還不忘回頭幽幽地看了一眼宋九月,然後大步走到陸深面前,直接接過他手裡的紅酒,把人拉了出去。

「砰」

慕斯爵還把門給狠狠帶上了。

前一秒還彬彬有禮的慕少,下一秒,直接拿起手裡的紅酒,不輕不重地砸在了身上。

「哦,不好意思,手滑。」

慕斯爵說著抱歉的話,但是英俊的臉龐,可沒有絲毫的不好意思。

「原來慕少,這麼幼稚的么?」

陸深看到腳邊碎了一地的紅酒,臉上依舊保持微笑。

他來的目的,就是來刺激慕斯爵。

慕斯爵生氣,陸深自然就高興。

「我不是跟陸影帝學得?我其實一直很好奇,你說你們這些演員,會不會演戲演多了,都忘記,自己原本,是個什麼東西?」

慕斯爵這話,沒有給陸深留任何的情面。

今天陸深過來的目的,慕斯爵也不瞎。

剛才故意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問宋九月任務,無非就是想挑撥宋九月跟大家的關係罷了。

作為一個丈夫,保護媳婦,是他的本職工作。

作為一個男人,收拾情敵,更是他分內的事情。

於公於私,慕斯爵都不會輕易放過陸深。

「慕少這話,問得倒是很好。我也想問問,慕少覺得自己,在這場遊戲里,又是扮演什麼角色呢?」

陸深臉上依舊帶著和煦的笑容。

一雙深邃的眼睛,目光如炬地看著慕斯爵。

兩個人大眼瞪小眼,空氣里,火花四濺。

慕斯爵深吸一口氣,緊了緊拳頭,隨即,一拳朝陸深揍了過去。「擊敗秘境守衛會給一枚神賜魂環嗎?這倒是一個不錯的獎勵。」

陸梟吹了聲口哨,對於具有強大天賦的強者來說,一枚神賜魂環就足以讓他們成就常人夢寐以求的十萬年魂環。

這可比到處去找十萬年魂獸,然後還要與之生死搏殺來的輕鬆的多!

隨意的將神賜魂環收了起來,這玩意對陸梟沒有什

《從扶持千仞雪開始掠奪諸天》第二零二章力,精,技!三絕鼎力!(2/5)求月票!!! 唐三眾人儘管一路上也遇到過幾次千年魂獸,但那幾種魂獸都並不適合唐三。剩餘的,就都是一些百年魂獸了。

這也不能怪趙無極以保守態度進行對魂獸的搜索,畢竟,此行只有他一個老師,遇到低級魂獸,眾人自然能夠應付,可一旦遇到強大的魂獸,趙無極也沒有把握能夠保護好每個人。

這些學員都是史萊克學院的小怪物,其中幾人更是出身不凡,趙無極不敢冒險。一旦有誰出了問題,那對於史萊克學院而言就是滅頂之災。

兩天多的時間過去,儘管食物補給對眾人來說並不算問題,但每天都生活在危機四伏的大森林內,還是令人精神高度緊張,更容易感覺到疲憊。

不過,進入星斗大森林內,也正是因為這份危機的存在,眾學員之間的配合也漸漸變得默契起來。

默契是需要不斷配合戰鬥才能擁有的,在這種危險的環境下顯然是最好的鍛煉,能夠進入史萊克學院,就已經證明了這些學員的優秀,怪物既是天才,他們成功的將壓力轉化成動力。再加上趙無極的從旁指點,他們的魂力進步速度並沒有什麼變化,但實戰經驗和綜合實力卻在潛移默化中不斷增強。

夜幕降臨,又到了該休息的時間了。

在星斗大森林內是不能點火的。雖然大部分魂獸懼怕火焰,但也有一小部分魂獸極為喜歡火焰,而這小部分魂獸中,大都是些致命的存在。

千玺 不需要趙無極去指揮,學員們開始搭建臨時帳篷。

帳篷不大,自然不足以令眾人躺著睡覺,但每個人都坐著修鍊卻是毫無問題的。對於他們來說,隨時保持最佳的戰鬥狀態比睡覺要重要的多。

趙無極身為老師,守夜的工作自然由他來完成。讓其他學生去休息后,他就這樣靠在樹旁半眯著眼睛。閉目養神了起來。

只是此時他的內心中隱隱中有些不安,似乎有種大難臨頭般的感覺!

「難道是那個姓海的小子?」趙無極心中不禁猜測道。

突然,趙無極半眯的眼睛猛然睜開,腦袋瞬間往側方望去,整個人瞬間站了起來。冷厲到極致的氣息從身上噴吐而出,伴隨著一聲低吼,他直接召喚出了自己的武魂,大力金剛熊瞬間附體。

「所有人離開帳篷,快。」

趙無極低吼一聲,渾厚的聲音傳入帳篷之內。

而經過幾天的配合,學員們早已達成了一定的默契,飛速從帳篷中鑽了出來。

「趙老師,怎麼了?」戴沐白和唐三兩人率先來到趙無極身邊,疑惑的問道。

趙無極沒有回答他們的問題,只是低聲喝道:「大家都到我背後,待會兒如果有什麼情況,你們不要管我,立刻離開這裡,先出星斗大森林再說。沐白,我不在的時候,保護大家的重任就交給你了。」

此時不論是戴沐白、唐三,還是其他人,都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竟然讓一向自恃實力的趙無極如此緊張。只有小舞臉色微變,似乎是感應到了什麼。

而就在這個時候,唐三等人突然看到了詭異的一幕。就在趙無極注視的方向,兩棵高大的樹木突然緩緩向兩旁分開,一個龐大的身影悄無聲息的就從那裡走了出來。

看到這個大傢伙,所有人的呼吸彷彿都停止了,眾人也終於明白了趙無極擔心的究竟是什麼。小舞則是眼神劇變,既無奈又頭疼的模樣。看著面前出現的龐大身影,就彷彿看到調皮不聽話的弟弟。

那是如同一座山嶽般的存在,全身黝黑的毛髮在微弱的星月之光照耀下閃爍著淡淡的光彩,儘管它是四肢著地,但肩膀的高度也絕對超過了七米。如果直立而起,恐怕高度會在十五米開外。

外表看去,這是一隻又像猿猴又像是黑猩猩的存在,除了一雙像燈籠般大小的眼睛閃爍著黃晶般的光澤以外通體漆黑。

在夜晚之中如果不是它在移動,甚至看不清它的身體。這個大傢伙的身體實在太雄壯了,雄壯到不可思議的地步,它不但身體龐大,而且身體的每一處都布滿了比花崗岩還要恐怖的強健肌肉,凸起的宛如小山包一般。

而如此龐大的傢伙卻在行走之間沒有發出任何聲音,甚至連呼吸之聲也沒有。看到它,第一個認出的正是唐三,憑藉著大師給他灌輸的知識,他幾乎是立刻就辨別出了這個大傢伙的種類。

「竟然是森林之王,泰坦巨猿。」哪怕是一向沉穩的唐三,此時聲音都有些變了。

泰坦巨猿出現在任何魂獸森林,都絕對是霸主般的存在。沒有魂獸敢於得罪它,因為結果必然是死亡。哪怕只是百年級別的泰坦巨猿,甚至都可以和其他萬年級別的魂獸較量。它們擁有著無與倫比的力量和速度,攻擊、防禦幾乎沒有任何缺陷。

最為可怕的是,它們還可以施展類似於魂技一般的技能。沒有人知道泰坦巨猿的真正技能都有什麼,因為看到這些技能的人類都已經死了。

同樣是萬年魂獸,實力也是決然不同的,這就是本身屬性的問題。而泰坦巨猿,在所有魂獸中,顯然是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少數幾種魂獸之一。它所能帶來的恐怖,幾乎是所有魂師的夢魘。

曾經不知道有多少魂師覬覦泰坦巨猿的強大,希望能夠殺死它作為自己的魂環,可有這種想法又去努力的妄圖實現的人,全部都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在已知的魂師之中,似乎只有一個人曾經獵殺過一頭泰坦巨猿,而也只有那一個人而已。泰坦巨猿不僅實力強大,而且,它本身還擁有著不亞於人類的智慧。在森林之中,它就是絕對的王者!

不論是唐三還是趙無極,他們怎麼都想不到,這種就算存在也應該生活在星斗大森林核心位置的森林之王、魂獸之王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與此同時,另一邊。

原本正盤坐在篝火旁閉目養神的海明威,忽然間睜開眼睛。側頭往某個方向望去,蔚藍色的眼眸中精芒閃爍。嘴角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笑,低聲自語道:「有趣,竟然真的來了!既然如此,這個十萬年魂環和十萬年魂骨,我就不客氣的收下了!正好白虎武魂只附加了一個魂環……」

众人邪笑 。 即使沒有看到人,但是母子連心,宋九月還是一下子,就確定是兒子慕等等。

宋九月本來離慕斯爵隔了一米的距離,現在聽到兒子的聲音,她愛子心切,直接湊到了慕斯爵身邊,看向他的手機屏幕。

然而裡面,卻沒有看到兒子,只看到一個面容憔悴的老太太。

「她是?」老人眯著眼睛,仔細地打量起宋九月。

「您孫媳婦。」

「什麼,我孫媳婦?慕斯爵,你是不是存心想要氣死我?我讓你結婚,是為了給等等一個完整的家?你給等等找后媽?你是不是要造反?」

隔著屏幕,老太太都開始炸毛。

宋九月滿是黑線,不用問,她也知道,電話那頭的,就是慕老太太,慕斯爵的奶奶。

不是說她病入膏肓,聽這聲音,明顯就中氣十足。

「奶奶好,我叫宋九月,是宋詩詩的姐姐,我……」

「你什麼你,宋詩詩呢?你幹嘛勾引我孫子?我告訴你,我是不會認你做孫媳婦的。我只要等等的親生母親當孫媳婦。」

慕老太太生氣的打斷了宋九月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