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比如楊浩,吃你的,用你的,理所應當,而他的東西,你想都別想。

而一個有原則,懂得珍惜別人東西的女孩,又能壞到哪裡去呢?

此時,看到了自律會在晨跑,李哲立刻想起了小喬。 張凡嘖嘖連聲,用手輕輕地拍了拍汪婉夏的相關部位,然後又在上面扶摸了扶摸,算是安慰,「你真是太容易相信別人了!,為什麼不打電話向我驗證一下?」

江晚夏低下頭,用手擺弄著張凡的衣扣,慢慢的解開兩顆衣扣,把手放在他的胸前,輕輕的撫摸著,「我不想讓你誤會認為我在責備你。我不想在咱們兩個之間的關係當中染上一點雜色。」

張凡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也用同樣的辦法回敬她。

不過小妙手的回敬,令人十分受不了,江晚夏嚶的一聲便撲到了張凡的懷中,「都怪你,這麼長時間也不來銅礦一次,要是你經常過來,能產生這種誤會嗎?」

張凡的手輕輕的,上上下下安慰了一遍,然後伸手把她攬到懷裏,橫抱在自己的身前,低下頭在眉毛上輕輕地親了兩口,「繼續說……」

「剩下的我不說了,你去問別人吧。兼聽則明,偏聽則暗,你光從我這裏打聽信息,要是我存心誣陷秦小偉,那怎麼辦?」

汪晚夏嬌嗔道。

張凡點了點頭,」你不說,我已經猜測到發生了什麼。明天我繼續調查,你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汪晚夏深深的點了點頭,然後閉上眼睛,喃喃的說道:

「真累,小風,姐真的是累了,讓姐好好睡一覺……」

張凡心中一陣難過:都是自己自私自利,為了討清閑,把這麼一個重重的擔子壓在一個弱女子身上,怕不是要把她壓垮了?

是不是要想辦法,分擔一下她肩上的壓力?

想到這,手上輕輕的抱着她,看她他微閉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在月光下,輕輕的抖動着。

「晚夏,要麼我派個人來輔助你工作?」

她沒有說話,輕輕地搖了搖頭,卻把兩滴淚水從眼角當中搖落下來。

「我知道你非常難,要應付方方面面的關係,光是酒局,就讓人受不了,再加上秦小偉從中作梗,你有多難,我心裏非常清楚了。」

「嗚……」

她忽然輕輕的哭出聲來,兩手握成小拳頭,狠狠地打在張凡的胸前:

「……我不是怕苦,也不是怕難,我就是要的你這一句話!有了你這句話,我就是豁出命來,也不在意……小凡……」

張凡急忙低下頭,吻去她眼角當中洶湧而出的淚水。

她緊緊的抱着張凡:「……我沒父沒母,弟弟也沒了,我在這個世界上一個親人都沒有,我只想讓你離我更近一些……別讓我那麼孤獨,就是每天晚上,臨睡之前能收到你一個問安的短訊……我的要求高嗎?」

張凡被她這一搞,心中無比愧疚,「以後我會補償你的!」

說着雙手,變得不太老實起來。

汪晚夏也感覺到了從張凡身上傳來的不同的信息,忍不住有些吃驚,坐直了身體,離開張凡的懷抱,隨手向自己的腰下部位摁了一摁,那你剛才被碰的有些異樣的感覺,臉上禁不住熱了起來,狠狠的斜了張凡一眼:「你就會給人打空頭支票!」

張凡忽然伸出胳膊,緊緊的又把她箍在自己懷中,沒頭蓋臉拚命的親著,「晚夏姐……」

汪晚夏忽然意識到有些事情馬上就要發生,急忙用力地推開張凡。

張凡見她如此用力,也不好太用強,只好鬆開手,不解的看着她,「晚夏姐,我對你是真的!」

「就因為是真的,我才不想苟且!」

張凡無奈的攤開雙手,「你說,什麼才叫不苟且?」

「我倒不是跟你要名分,可是這荒郊野外的……」

張凡慢慢的站了起來,攔腰把她抱在懷裏,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看到宿舍的燈光時,汪晚夏忽然掙扎著從張凡懷裏站到地上:「……快放開我,讓別人看見,成何體統?」

兩人來到汪餐夏宿舍。

她的房間,非常整潔簡樸。

一進房間,汪晚夏就趕緊過去把窗帘拉上,把房門反鎖上。

然後坐到床上,看了一眼張凡,慢慢的解開扣子,躺到了床上,一雙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張凡,忽然把頭扭到一邊,緊緊的閉上眼睛:「要治病就快治吧!」

張凡走上前去,先是低頭欣賞了一會兒。

眼前的江晚夏真是別有風情,暫且不說身材有凹有凸,就是那一張戴着微微的玫瑰紅的俏臉,一雙彎彎長睫毛的大眼睛,在夜晚的燈光之下任何男人看了,都會禁不住心中激蕩。

「看什麼看!快治病吧!」

汪晚夏嗔著。

張凡伸出手,輕輕地掀開衣襟。

雪白的肌膚之下,透視神瞳利光如熾,直達腹部內里。

定位之後,小妙手輕輕伸出去,按在患處。

意念啟動,心念導氣,一道古元真氣,無形介入……

片刻,內部患處腫囊消失了。

「沒事了,」張凡直起腰,把腹部用衣襟蓋住,「明天我再給你開個方子,抓點葯,吃三天,鞏固一下就好了。」

汪晚夏臉上緋紅,坐起身來,背着張凡,把腰帶繫上,回過身,雙手仍然下意識地掩著腹部,狠狠地白了他一眼:

「治也治過了,你還呆在這裏做什麼?回你自己宿舍吧。」

静婕 張凡忽然臉色一變,冷冷地笑道:「如果我離開,你會被燒死在這裏。」

汪晚夏吃了一驚:「你說什麼?」

張凡噓了一聲,靠近她,聲音低沉:

「小聲,窗外有人偷聽。」

「偷聽?」

。 許久未見的妖王繼承大典儀式,在他活了這麼久只有緣見過一次。

鶴稹怔怔地望著眼前的祭壇,他正處在祭壇下的石梯上,看著上面高高在上的天帝,鶴稹眼中迸發出了強烈的殺意。

這一場繼承大典,不似以往的熱鬧,所到的人,只有寥寥幾個妖族的族長,還有……

雪鶴一族的族人。

包括他的父親在內,盡數被押在了壇上。見到他出現,鶴北晟眼瞳猛地一縮,大吼道:「稹兒!快跑!啊!」

然而已經晚了,話剛喊完,天帝的腳就狠狠地踩在了鶴北晟的背上,左右碾著。

鶴稹微眯著眼,看著這一切,身上傳來隱隱作痛的傷口告訴他,這並不是夢。

可是他明明記得,自己是被救了的,而且,現在應該是跟大家待在一塊。

因為他意識恍惚中,就是聽到了小姑娘的聲音。

「是你做的,對嗎?」鶴稹蹙眉問道,用的卻是陳述的語氣。

天帝聞言嘿然一笑,腳上又用力了些把鶴北晟壓的差點磕下了頭,他冷森森地盯著鶴稹,狹長的眸子中,滿是滔天恨意。

就像,鶴稹刨了他的祖墳一樣。

静婕 而看著鶴稹直勾勾地盯著他踩著他父親,又不敢輕舉妄動的樣子,天帝又沒來由地感覺到快感。

如此矛盾之意下,天帝磔磔怪笑道:「是我又怎樣?你怕是沒想到吧,你挨了的一招,有著讓我把你靈魂從別處轉移過來的作用。」

言外之意,若是鶴稹蘇醒了倒不會受這個作用的影響,因為比較神魂的強大讓天帝無可奈何;但鶴稹現在重傷當中,意識混亂的,自然讓天帝有了可乘之機。

將靈魂轉移到天帝所想的地方,留在原來地方的就只是一具空殼,可有所不同的是,鶴稹現在的靈魂體在這也是可以被攻擊的狀態。

鶴稹的確沒有想到這個,但這不妨礙,在天帝問他是否後悔的時候,他沒有半點猶豫就搖起了頭。

「即便讓我再來一次,我還是同樣會阻止你。」

「哦?」天帝聞言挑眉,鬆開了自己的腳,瞬時從人群中扯出了一個少年來,面向鶴稹,「那…若是我要了他的命,你也不在乎了?」

「哥……」鶴楦被天帝領著衣領子掙扎著,面色漲的通紅,看著底下面色蒼白的哥哥,他抿了抿唇,大喊道:「你別管我!你快走!去找尊主打敗這個壞人!」

「壞人?呵呵,小子,你的嘴巴倒真不會說話呢。」

天帝嘴角扯起危險的笑容來,抬起手來,一根靈針在他指尖中出現,他伸向了鶴楦的嘴。

「既然不會說話,我就來幫你一把。」

「唔!」

「楦兒!」

「鶴楦!」

接連幾聲的叫喊,看著天帝當真毫無人性地用針在鶴楦的嘴巴中戳起了一個個針孔,鮮血直淋地染起了線,鶴稹艱難地往前挪動了幾步,體內半點妖力都沒法使用。

若是現在讓他逃跑,他也沒法走。

「你…放開他。」

濃濃的恨意與怒意席捲全身,鶴稹忍耐到了極限,才憋出了這麼幾個字來。

好似用了自己全部的力氣,他倏的單膝跪在了地上,忍不住吐露出了一大口鮮血,與他那蒼白的臉,形成了鮮明。

「放開他?鶴稹,你剛剛可不是這麼說的。嘖……」天帝嘖聲連連,微微彎腰,拍起了痛到快要暈厥的鶴楦的臉,獰笑道:「你說,即便再重來一次,你仍是會選擇救蒔泱,哪怕…你的家人都死在你面前。」

鶴稹聞言沒有接話,只是抬頭直視著天帝,「究竟要怎樣,你才肯放過他們?」

讓自己來面對這場面,不會只是想要以此來折磨他,折磨他的家人。

但是鶴稹心裡也說不準,這般的天帝,或許也就是沖著這個來。

「放了他們?唔…我想想。」天帝摩挲著自己的下巴,好像真的認真考慮起來了這個,倏而笑眯眯道:「你把蒔泱殺了,我就放了他們,如何?畢竟,她不會防著…」你。

「做夢。」鶴稹直接回道。

手枕在自己的膝蓋處,鶴稹吃力地支撐著自己的重量站了起來,左右搖晃了一下,腦海中所起的眩暈感已經是讓他眼冒金星,連連想要往後倒去。

「人…我要救,阿泱,我也是要護。」

天帝聞言挑起了眉,看著鶴稹這易摧倒的樣子,嗤笑道:「你全盛時期都無法傷我分毫,莫非你覺得就你現在這樣,你可以在我手中救下他們?」

「我……」

「他不行,但我可以。」

东山再起 鶴稹的話還沒說出口,一道軟糯糯的小奶音便隨之傳了過來。

聞聲,鶴稹愣怔地朝之望去,見是小獸狀態的蒔泱,他著實驚愣了好一會。

蒔泱見狀不禁解釋道:「我見你好像要醒了,但是又沒有靈魂波動了,怕你出事,我就跟過來了。」

天帝這樣的本事,她早八百年就學會了,從前沒有恢復倒是可以讓他嘚瑟,現在?

該怎麼收拾就怎麼收拾。

看見蒔泱出現的那一刻,周圍圍著的妖,包括天帝在內,都沒有認出來眼前的這個小獸是何方神聖。

是龍?體型又不大像;是麒麟,那小短腿也不合適。

而等蒔泱變回了小姑娘的模樣時,除卻天帝的慌容,其餘的妖都連連跪在了地上。

「參,參見尊主!」

「尊主萬安!」

認出蒔泱就是當年幫妖界渡過大劫的恩人,哪還管得了被天帝脅迫的淫威呀,眾妖紛紛跪了一地,眼中流露的,滿是蒔泱來拯救他們的希望。

可是天帝不知道這一出呀!

見方才怎麼也不肯服他的妖這會都心甘情願地服從蒔泱了,天帝惱怒地張揚著自己的靈力,往祭壇周圍發泄了起來。

「跪什麼!給我起來!都不準跪她!你們該以我為尊!聽到沒有!」

眾妖哪還管的了這個啊,看見這眼前的尊主又出現了,逃跑都要往蒔泱那邊逃去。

「尊主,救救我們吧!」

「是啊,救救我們吧!」

蒔泱淡淡地望著這一切,完全無動於衷。只有在天帝的靈力要傷及到鶴稹還有他的族人之時,蒔泱才會揚力攔一下。

看著那些妖連連朝自己又跪又拜的,蒔泱竟還打起了哈欠,扶著鶴稹,蒔泱假裝不經意地問道:「雪鶴一族被抓的時候,你們沒少幫忙吧?」

要不然,憑著天帝一己之力,就算再厲害,也不會一族妖都完完整整地在這裡。

「還有,剩下的妖狐一族,你們又藏在了哪裡?」蒔泱又追問道。

「這……」

「我們……」